一个普通学生的日记

Tuesday, August 23, 2005

照片的启示

“姐姐,你看这个!”妹妹把正在午睡的我吵醒。“我我可爱,是吗?”又用她跟宠物讲话的可爱语调问我。“哎哟哟,可爱的肥肥呀!”我用相同的语调回应她。那是我们穿着婚礼裙,在幼稚园毕业典礼后所拍下来的照片。妹妹一脸傻呼呼的,笑起来胖嘟嘟的脸孔,右手还把裙掀起,恰是可爱。乍看之下,妹妹旁边的我更是笑得天真烂漫,加上摆出来的Pose,让现在的我羡慕不已。
间接的,这引起我翻看其他儿时照片的兴趣。在照片里,我无时无刻都带着灿烂的笑容,有些摆出来的Pose,现在都不敢摆了,有些看了甚至脸红;再看近两、三年的照片,拍出来的脸孔都是严肃的,而且就有只是全体竖立唱国歌的Pose。我知道那时我在拍照其实是想笑的,为什么笑不出来呢?
对自己没有信心?没错。回想过去五、六岁的我,我曾经在台上用英语致开幕词,曾经在台上跳过舞。那时候的我,根本没有怯场之心。为什么现在的我连在班上发表意见都害怕了?为什么连当上辩论正方的主辩,站起来念稿的勇气也没有了?人是越来越进步的,但为什么我的自信心却随着时间减少呢?
有时候,大人还真的需要向小孩学习呢!朋友若得罪了朋友,小孩在五分钟过后又能在一块儿玩乐了;相反的,大人会因此而翻脸,甚至想尽办法以牙还牙。小孩对朋友的感情是单纯的;但大人与朋友之间的感情都是披上了单纯的面具。 人本来就是善的,为什么要随着时间改变掉他们原有的美德呢?

Tuesday, August 02, 2005

缺乏勇气

我觉得我缺乏勇气
刚当上苏华的委员,本来在脑海里已经有了很多活动的概念,但是往往都不敢提出来。现在在电脑面前的我,很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勇敢的站起来,只要用上短短的几分钟来陈述自己的意见罢了,我在怀疑为什么我不行?
只是站起来然后说:“我想,在新年的前几天,我们可以卖一些贺联片或者锁匙圈之类的东西。”就是这样简单!还有在讨论作文比赛的概念时,有好几次想告诉大家,我想以几张图片代替作文题目,但却站不起来。
不管如何都好,下一次有什么意见,我一定要提出来。我不能让胆小占据了我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这里,我还想纠正我那个的“朋友“。她现在变的好了,不过我也懒得多写了。下次再写吧!

Thursday, July 21, 2005

晓甄,我佩服你

看完晓甄写的“走过”,我好想哭………
心里暗暗佩服晓甄,佩服她的努力,为辩论付出的努力………
她(在我的看法里)或许不是天才,担她的努力使她成功了。她当过陪练员,在她的努力下,竟然成为了全辩的四位辩手之一
我现在是她这个过程的开始,也就是当陪练员。可我希望我也能像她一样,能够在辩台上成为优越的辩手,甚至当过一次最佳辩手。
晓甄从前当过陪练员,但却不曾埋怨过任何人。而我呢,常常埋怨说他们〔我校辩手〕的人际关系好,所以他们就得到军师的指导,从而变得更好,却往往不曾想过我到底付出了多少?
晓甄曾在笔记本里写的:“为什么他们可以在台上讲得如此自然?分析得如此精细?而我却不能……”这句话也常在我脑海里飘来瓢去
最终,还是她的努力。我好希望能像她这样努力,我相信我一定能,今年十月,等着瞧吧!

Wednesday, July 13, 2005

我的“朋友”

我觉得她越来越过分了!
我很顶不顺她那种喜欢小小声讽刺人的动作。还有,她经常模仿我的表情。例如当我在跟她兴趣勃勃的说一件事的时候,她总是模仿我的表情回答“嗯、嗯”,你知道吗,这样看起来非常恶心。还有一次,当她和朋友在我旁边大谈男生时,她突然间问我,她们的话题会不会太geli.当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讲的对象是谁,就告诉她我没有听你们的对话,她竟然小声的说了“扮清高”这三个字,真让我下不了台。
我现在不懂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喜欢她。我觉得她也是喜欢奉承比她大的学长。学长吩咐她做这个作那个,她就那么的听话;我只叫她写一篇新闻(我们是同一组,其他成员作作的工比她多),她就大嚷不要。问她几次后,她还用不耐烦的语气骂我。 我觉得她越来越过分了!我毕竟也是她的朋友,她那里可以这样对待我!还有,她还每次讽刺我模仿别人,她自己也何尝不!以前她的字体是“黏”在线上的,现在还不是学人家把字“浮”起来吗?

Thursday, June 30, 2005

外表

我觉得现在许多人都只会看外表。
昨天我们乐队到Stadium Darul Aman去,仪式完后,别间学校的人都纷纷向我的朋友打招呼和问好,他们几乎忽略了我的存在,一眼都没有看我,就像普通的空气一般,我好伤心。
就只因为我长得难看,是吗?
对,我的同学都说我的脸像男生。穿上乐队的制服后更有人赞我 Smart,我表面上以微笑回应他们,心里确是冻结到零下100度,我真的好想哭出来………-
其实不难发现,很多人因为长得较好看,都纷纷在中学时期开始谈恋爱了。我不希望开始一场恋情,我只希望所有人对待我公平一些吧了!这样的要求会算太高吗?

外表真的那么重要吗?

Monday, May 30, 2005

幻想曲

我想找点东西写, 又不知道写什么好?
我好希望我的这个作品,能够让全世界的人看到
我真的好希望我的同学能看到我的作品后,跑 (用也可以) 过来根我说
那个“一个普通学生的日记”的作者很“:) :) : )(总之是赞美的话),我很想认识她/他!"

那时候我就可以暗自偷笑 hi hi hi
心里就可以这样想:
”那个作品的作者其实就是我“

不过还是要 假装的对他们说:
”是真的吗?我回家看看。“

这个幻想能成真吗?

Thursday, May 26, 2005

“好心”好吗?

我不明白,一个人应该帮助别人,还是不应该。

人家向我借folio,我的folio还没有整理好,所以心里不想借
但是要是我没有借他,我的耳边就会传来许多“自私”的声音。
于是我把folio心不甘情不愿的借给了他
过后他又叫我帮他复印一整本,
于是我有因为怕“自私”而去复印
结果我的folio没有做好
回到家被妈妈骂
“为什么你怎么好心?”

好心不是会有好报吗?
为什么我的好心没有得到好报?
“好心”好吗?

2005年5月26日